文化长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081|回复: 5

病友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2 15:2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李缘森 陈赞文  来源:中国郴州新闻网  时间:2005-4-12

   我们的文化长征队,正走在川北松潘草地的时候,忽然接到西昌赵凯打来电话,说彝族那孙在康大叔,不幸于今天离开人世。这对我们来说,真如晴空霹雳,想起了一个多月前,我们的罗队长,及陪护罗队长的金石雕刻艺术家老陈,曾和这孙在康大叔、赵凯同在西昌市人民医院第六病室朝夕相处那段深厚的情谊,不由得齐皆失声痛哭。

   那是今年春节期间,我们文化长征队进入四川时,队长突然病倒了,不得不去西昌市人民医院就医,可一进入医院大门,竟与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后生撞了个满怀,可能是因为我们满头大汗和浑身尘土,加之背着胀鼓鼓、沉甸甸的登山包和途中宣传用的调频广播系列设备及胡琴等物,那小后生认为我们是推销什么产品的外来人,轻蔑地横了我们一眼,呵斥着:“没看到这是治病救人的医院!”我们的老陈见他把我们误会了,却笑着说:“我们就是看到了才跑来求医啊!”那后生不服地说:“求医背这么些东西来干啥子?这里又不是托运站或寄存处!”老陈见他说得不无道理,于是向他解释说我们是重走长征路的,途中生了病要进医院,总不能把身上带的东西丢掉呀!说着,掏出一张我们长征的集体名片送给了那小后生,后生疑惑地接过一看,见上面写的都是作家、艺术家和全国劳模,吃了一惊,很不好意思地带着我们来到诊断室,向里面坐着的一位中年女医生喊了一声陈姨,将我们来看病的事告诉了她。那被叫作陈姨的医师忙着为我们队长卸解背包的同时,很亲切而严厉地责问那后生为什么才输完液又到处乱跑?那后生忙作解释,说一个人干躺在床上实在难熬,想出去租本书来看看。医师说:“你又去租什么书?当心孙大叔又整你的皮子!”说得那后生勾着脑壳走开了。我们这才知道他也是在这里住院的病号,后来又知他叫赵凯,有次在医院偷看未成年人不应看的书籍,被同住在一个病室的孙在康大叔发现,将他批评了一顿。尔后,见到孙在康就怕得低着头溜开了。

   陈医师给我们的队长作完了检查,认为需要住院治疗,因为院里没有适合的病床,当即将她的助手,刚从医大毕业分来不久的小罗找了过来,商量解决办法,冷不防赵凯又来到了她们面前,见她和罗姐正为我们的队长找不到病床着急,竟提出他和孙在康大叔住的六号病房还有一张空床,那里既安静又清净,让走长征路的队长住上最好不过了。陈、罗二人没答理他,她们并不是不知道有这么个空床,只因考虑在那房里住的喉部患者孙在康,正处于病情恶化中,心情异常烦燥,为了使他安心静养,有意让他旁边的那张床空着。而今因我们队长的到来,确实无法安排,最后决定只好让他暂寄在那床上,待有了空床时,再将那张床空出来。

   赵凯见陈、罗两位医师采纳了自己的意见大为欢喜,当我们正为队长办理入院手续时,他已将我们的行包等物搬进了他的病房。那病房本来就不宽敞,而今又添上了我们的队长和陪护队长的艺术家老陈。加上他们行包等物,变得更为拥挤不堪了。连医护人员出入都很困难。原先住在这房里的孙在康,见空床来了新人,虽然没说什么,但见他紧锁着双眉,脸朝墙壁侧身而卧,可看出他对这很不高兴。幸亏我们的队长和老陈不愧是十分精捍的角色,很麻利地将自己的登山包等物全藏到床铺底下去了,只留下神圣的队旗,挂在队长的床头,使之满屋生辉。凡从这房门口经过的人,谁都要探头看上几眼赞上几句。尤其是那同房住着的孙在康,不但不再愁眉苦脸了,反而向着我们队长和老陈翘起了两只拇指。我们的老陈忙又将我长征队的集体名片送给了他,他看了我们的名片,非常激动,双手比比划划,嘴中咽咽呀呀,不知在说什么,幸亏他那陪护着他的女婿,为我们作出了翻译和解释,说他岳父喉痛说不出话,并介绍他的岳父叫孙在康,是彝海彝族人,在村党支部任组织委员,他对我们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文化长征队非常敬佩,并说他要是不患这个恶病,也要参加我们一道长征。正这时,赵凯又帮我们提来了开水,孙大叔见了,说他和赵凯在这病房里快住上两个月了,说赵凯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只可惜初中毕业便不肯读书了,再是常看一些小孩不应该看的书,还喜爱打打闹闹,吵得人死,又不听劝告,说如不好好教育,将不知会走向什么道路。他想教育他,奈何自己有口说不出,为这十分着急,现在有了我们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文化长征队队长住在一起,他相信我们定会把他引上正路。我们的队长和老陈,见这老孙如此关心下一代非常的敬佩,只得安慰他不要着急,安心把身体养好,将来为教育好我们的下一代共同努力。

   我们的队长就这样住进了第六病室,与孙在康、赵凯朝夕相处,感情非常融恰。可不料没过两天,队长竟发现赵凯躲在被窝里偷看《人之初》2003年9月号卷首那《亲爱的,我们今天在什么地方做爱》的文章,队长当即批评了他,小赵急于分辩,说他是没书看向别借来的,并说他不知是这号书。还要队长介绍他看别的好书,因队长长征没带来什么书,便向他讲了一些他写的马、恩、列传记故事,他听了很感兴趣,还邀来了小陈等年轻病友来到了我们队长身边听讲,这么一来,听者越来越多,队长怕影响孙大叔静养,曾搬到院子外面边晒太阳边讲。赵凯害怕影响孙大叔静养,还请他的陈姨和罗姐二位医师为我们的队长另换病房,孙大叔知道后,却请求陈罗二医师把我们的队长留下来,说他独自留在这病房里实孤单难熬,现在能听到我们的队长讲马列传记和红军长征故事,不但不觉心烦,反而忘却了自己的病痛,他一定要知我们的队长住在一起。医师听了很受感动,认为这完全属于精神疗法,就这样,使他们的六号病房作了宣传马、列人生的课堂。

   再是我们的雕刻艺术家老陈,在我们长征出发时,曾提出为纪念红军长征七十周年,要在长征路上雕刻七十幅永久性标语,不料因队长生病为护理队长在医院耽误了不少时间,为了不使计划落空,见队长渐有好转时,又想起了抓紧时间刻标语的事,奈何医院附近没有石头,有石头的地方却离医院太远,而他陪护队长又不能远离,后来想到了只有将石头搬回医院雕刻,刻完送给医院,以感谢他们救死扶伤的崇高品德。奈何找到的石头大重,搬不回来,六号病房里的孙在康和赵凯得知这事,全力支持,孙在康要他的女婿协助老陈赵和凯把那石头搬进了六号病房,老陈很快将它洗净擦干,在上面刻上了“红军精神唤起每个人的新生”。他那刚劲,浑厚的书法,确实令人吃惊,尤其是赵凯领来了小陈等一帮年轻人,都拜老陈为师学习练字,孙在康还脱不了自己的白衬衣,要老陈在他的衣上题字,在他一再恳切的请求下,老陈只得在他的衬衣上写上了“好人一身平安”。他感动得泪流不止。

   我们的队长在六号病房住了一个多星期,终于在陈罗二医师及我们老陈共同的精心治疗下稳定下来出院了,出院前,因医务人员和病友及一些陪护人员的要求下,在医院内作了一次马列伟大人生的宣讲,孙在康因不能起床去医护办公室听讲,要求将我们将调频广播器放在他的病床收听。听完后还在我们长征的万人签名旗上认真写下了“向新长征精神学习,村支部支委孙在康”。队长出院时,孙在康大叔因不能起床没来送行,队长却返回病房向他道别,他见到我们,泪水横流,依依不舍的紧拖着我们的队长和老陈不肯放手,并哽咽着说我们的长征队是世界上最好的好人,因为和我们在一起,使他的女婿和赵凯他们都变好了(可能是指不看那些不应该看的书了)。最后又说遗憾的是他有病不能起身下床,要不他一定要和我们一道在他们西昌市中心广场,在那红军长征时,刘伯承和他们彝寨寨主小叶丹结盟的塑像前留影作为纪念,临走时,又一再嘱咐我们一路多多保重,祝我们早日凯旋归来。

   我们离开西昌后,一路上老想念着这彝族兄弟是否康复出院了。可没料我们来到大雪山的脚下时,突然接到孙在康女婿的打来电话,他很沉痛地告诉我们,说他的岳父已被医院确诊为喉癌晚期,但没让他本人知道,因而他对自己医疗还满怀信心,并很关心我们的长征,一再要他女婿代他向我们问好,要我们长征结束归来时,去他们彝寨作客。我们听了心情非常沉重,为了安慰他,在给他的女婿回电话时,一再要他女婿转告他的岳父,要他好好疗养,预祝他早日康复,等待着我们长征结束后去他彝寨作客,还说我们将在回家时和他一道去我们湖南瞻仰毛主席、刘少奇、彭德怀等革命老前辈的故居。此外,并想到在我们到达延安时,多买上一些纪念品寄给他作为留念,可没想到,他竟在这短短几天后便和我们永诀了,可他和我们队长同在西昌市人民医院六号病房相处那段情谊都永远铭刻在我们心中,遗憾的是我们连他的照片也没留下一张,因而每当我想念他的时候,便想起他曾经说很想和我们在刘伯承和小叶丹结盟的塑像前留影的话而情不自禁地掏出刘伯承和小叶丹结盟的塑像照片,总想从小叶丹的塑像身上找到他的影子。

二OO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深夜草于若尔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文化长征网-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 ( 湘ICP备05019033号

GMT+8, 2022-11-27 06:55 , Processed in 0.08525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