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738|回复: 4

想念老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2 15: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文化长征队队长  罗范懿

    我和李绿森、陈赞文仨组成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新长征工作队自10月18日从瑞金“长征第一山”出发至今已近一个月了,一个月里我们沿红军长征路已徒步240多公里,途经7个县市,现离开崇义县城,投宿在湘赣交界的古亭镇一位老表家中。

    老表,这是我们长征在江西的最后一宿了,明天将沿红军长征路进入家乡湖南。离开老表的前夜我们都失眠了,一闭上眼那与你们在一起的情景又像电影一样一幕幕映现在我们面前,心情难以平静……

   那天下午在赣州去瑞金的班车上我突然想起应该要给瑞金市委宣传部打个电话,估计车子当天下午6点才能到达,因为我们与瑞金市委宣传部的同志要在晚上见面时安排我们明天的宣传活动。手机接通了,对方却无人接话,一次,两次,三次,还是没人接,我一想起明天的活动心里就越着急,心里着急就越犯猜疑:先发过来的介绍信写得清楚是16日下午赶到瑞金,对方给我回电话时,我也说清楚我们仨今天到,难道正是因为对方知道得太清楚了而有意回避?那天对方也只告诉我他们办公室的电话,没有他们的手机。或是因为对方忙,暂时没人在办公室吧?稍停片刻我继续拨,车子快要进城了,对方还联系不上,食宿事小,这意味着明天在瑞金的宣传活动没着落,我们只有明天一天在红色首都逗留的机会呀?我们得赶18日毛泽东长征起步日正式出发!我继续拨手机,拨呀……这不已开始尝到了“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的滋味嘛?这时,一位提白皮色的小姐并不十分友好地叫我往里面坐,她要坐外面,我心里不乐意,但让她里面坐我又得站起身,烦!我只好往里了,继续拨手机,继续“无人接听”……余光里我发现这小姐样子挺高傲,可我得尽可能利用时空抢抓机遇同瑞金方面取得联系,又不得不打听同座,问她是否瑞金城里人?是否认识市委宣传部的人?对方用极不信任的目光反问我要干什么,不认识!……我耐心说明我要尽快与瑞金市委宣传部的同志取得联系,这时从同座嘴里才得知今天是星期六,难怪办公室没人接电话?原来这小姐与宣传部办公室主任的妻子是朋友,她主动拨了自己的手机,同另一尖尖的女音说了些我听不懂的话。她终于把宣传部办公室袁主任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我,我赶紧打过去,接话的正是主任。

   我真感谢身边的这位小姐,她姓王,叫王欢,看样子不到二十岁,她说二十老几了。小姐长得灵秀,瓜子脸的下巴上还有一颗“毛泽东痣”……我觉得神奇:一部几十个座位的车她偏选了我身边的空位?她偏偏又要同瑞金宣传部办公室主任的妻子是朋友?……话到投机时我开始对她“宣讲”了,讲我们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工作队的目的和任务,讲马恩列毛伟大导师的人生故事,讲得这位小姐似乎对陌生男子特有的防备心态抛去九霄云外了,她被感化,她手一扬:如今这样所想所为的人太少了,我一定支持你们!
   王欢拦了两部脚踏三轮车送我们去袁主任指定的民政宾馆,并坚持由她付车款。已是晚上7点多了,她不肯与我们共进晚餐,瑞金市委宣传部为我们仨已上了正如他们所说的“标准”的满桌酒菜,说没有招待客人吃盒饭这个“标准”。我们无耐,香气扑鼻的酒菜更让我们肌肠漉漉的,也就不得不违背我们的“长征纪律”了。

   第二天采访老红军。下午6点了,家住乡下的一位老红军还没来得及去,宣传部的小刘又不认识他,我又只好打了王欢的手机,王欢这时正和家人围桌吃晚饭,她满口答应找朋友要车送我们去乡下。我们一同去了乡下的老红军家,临别时,91岁的刘家栋红军爷爷一双饱经风霜的手颤抖地捧给我们一包花生要我们带到长征路上吃,我双手郑重收下,深藏在我的登山背包里,一并带去陕北。小王送我们到吃饭的老地方她却和司机转回家中吃饭了。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和那年轻的小车司机正是小俩口。

    17日夜里我收到手机信息:罗队长,赏脸的话明天给我机会请你们吃早餐,为你们饯行!

    出发时我们都如愿以偿了!

    在“长征第一山”出发时几百名师生还巧遇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一个旅游团,加上闻讯赶来为我们送水、递烟和捎话的老表们,长长的队伍送“红军”……一位名叫宋民心的农民老表推着自行车送了我们五六公里才被我们劝说返道回家……

   第一天我们夜宿茶亭农家,三人挤在刘庆生村长父母亲腾出的一张床上。老母亲热情好客,为我们烧水泡脚消除疲惫。刘庆生一再说进屋一家人,我们不必付钱。后来我们得知老母亲的老伴正在瑞金住院,摸摸我们身上也只从家乡带来一千多元现金,面对万里征程,深知我们救济无力,但床铺和洗脚水钱是一定要付的。凌晨5点,我们整理行装,学习毛主席在长征路上向老板付洗脚水钱的故事,留下10元钱和纸条,我们悄悄离开了鼾声正甜的乡亲们……

   徒步在323国道离于都县城大约四五公里处,快到晚上8点钟了,我们还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心发慌,脚发泡,路实在是一步比一步走得艰难。这时,一部三轮车(赣B19D51)停在我们面前,一位敦厚的年轻司机也不向我们讲价钱,看看我们的“长征”旗,二话没说就卸了我们的登山背包往车上放,几公里的一路上司机两次停下来体恤我们长征辛劳,摸摸我们汗湿的衣服,打听我们在车上冷不冷?他一路慢慢地开,估计一小时只有十几公里的车速。他又根据我们的意思送我们去一家小商品市场的家庭小旅店住下,第二天才知道这位名叫肖观长的司机不但不收我们的搭车费还悄悄帮我们把住宿费也交了。离开于都县城前我们工作队特地走访了好人肖观长,原来这肖老表一家都是进县城打工的,并不宽裕,他的妻子前几个月里因劳累跌倒在作坊的机器旁,一只右手的五个指头全被机器吃掉,耗费家里上万元资金。这天正是重阳节的中午,正是那只还在用手套套着的尚留有血迹的手,在为我们做中餐,祝贺李绿森老作家重阳快乐!我们频频举起杯,可怎么也没咽下几口饭啊?我的好老表,我该向你说些什么呢?……

   第二天我们从凌晨4点多钟出发走到早晨8点多,已走过了16公里路,这时来到了一个叫江口镇的镇政府的办公室加盖公章,一时镇干部都拥进办公室来看新鲜,我这时见李绿森老作家脸上直冒虚汗,连忙问镇政府有没有饭买,端着饭碗正在吃早餐的镇干部回答说镇里没有食堂,要我们到附近的墟场上去吃,那里有饭买。我们只好转身往墟场上走,可走了二、三公里还没见到墟场哟!……你们对我这个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可以不在意,我那年高66岁已亮出了全国劳模身份的重走长征路的老作家来到你一个乡政府,竟然也找不到饭吃?

    我们继续朝前走,走啊!路还刚刚开始呢?

    沿路从车子里向我们的“长征”旗投来各种各样的目光,有赞叹的,有耻笑的,有疑惑的……一般多以低档车甚至农用车里的人向我们打招乎,有的老表偶尔还向我们打起唿哨,为长征加油!那油光可鑑的豪华车族对我们多是不屑一顾,威风凛凛地向我们留下一路烟尘……

   老作家李绿森放下全国劳模待遇赡养天年的日子不过;工人老大哥陈赞文一家三口只他每月400元的生活费,出发时他退伍的小孩尚未得到安置;我那85岁下身瘫痪的老父亲在向着我流泪,还有一个全身瘫痪的女孩躺在床上……难道我们都“发癫”了吗?不!我们的神志很正常,不正常的是我们越来越担心的下一代人啊?!

   我们走过7个县市几百公里路,沿途几乎看不到一块关于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方面的标语,让人气愤的是在一个县城的大街上竟有“抢到就是嫌到”的巨幅广告标语!我的天啊?这对孩子们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教育呢?那323国道的里程碑处,却总算还有一块块“南无阿弥托佛”的劝人“慈善”的教育碑……
    于是,我们决定加大沿途的马恩列人生宣传力度,宣讲与游说相结合,石刻与刷写相结合,在商战广告的海洋里尽可能挤进我们的宣传口号,我们沿途大写、特写,大讲、特讲!

    二万五千里啊?路还刚起步呢!

    老表,我们马上要离开你们启程了,离别前向你们倾吐几句心里话,正因为我们与老表同是一家人,一家不说两家话,实话实说了。该要感谢的还有许多没说到,说过头了的就无则加勉吧?

    想说就说,一身轻快了!

    轻装上阵,我们启程!

    再见!我思念的老表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文化长征网-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 ( 湘ICP备05019033号

GMT+8, 2022-11-27 05:50 , Processed in 0.08247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