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312|回复: 3

父亲的党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2 15: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的党章

                                罗范懿

    父亲是在南湖红船上第一次党代会召开不久出生的,今日北京又在召开第十七大了。我不由再次翻开父亲送我的那本党章。
   那是纪念长征七十周年之际,我决定发起“文化长征”,率队徒步重走二万五千里红军长征路。临行前一天,父亲颤抖着双手捧给我一个带铜锁链的腰子形红花布荷包,这是老人家后来又塞在枕头里伴了他足足半个世纪的心上物,那捧出红荷包的情景,至今还在我面前活脱脱一颗滚热的心脏直跳着……
      荷包珍藏父亲在淮海战场上举起右手宣誓之后,一路跟随共产党获得的勋章、纪念章,其中,那本三指大小的红党章特别醒目。
  父亲今年86岁了,为了和平、解放,抗日、抗美、解放战争,风餐露宿,双腿风湿,十多年前就不便行走,已卧床多年。听说儿子要重走红军长征路,他那荷包里的解放西藏、解放大西南、修筑川康和康青公路等等纪念章、奖章都是他“重走长征路”颁发的,自己老得不行了,让她们伴儿子还在长征路上走一遭……加上儿走长征路一年半载不能回,万一自己一口气上不来……老人家放机关枪一般的声音早已发不出来了,想要嘱咐,两片嘴唇蠕动着,只用那柴火梗一般的手指向儿子点点那本党章……
      他带着这党章过了鸭绿江,冲锋陷阵在上甘岭的战场上——一块子弹呼啸从下身穿过,摸摸裤袋破了,裤袋里的红荷包没破,只屁股绽开了皮肉,一手的鲜血马上把荷包和党章转移到左手上,右手指不停地向侵略者发出颗颗复仇的子弹……就在战友黄继光堵枪口的一刹那,父亲冲上了高地,战胜了敌人。在父亲含泪收拾黄继光遗体时,他捏捏自己身上的党章还在……护送黄继光遗体回北京那天,伴着父亲的党章又多了一枚朝鲜银质奖章,周总理接见他们那阵,他兴奋得也只顾一个劲地捏着那个荷包、那本红党章。
   朝鲜回国后,这位随党征战十多年已近四十岁的老战士才想到自己成个家,申请退伍回了乡。地方领导看了他鼓囊囊一荷包的勋章和纪念章,还有那本党章,1956年开春时,领导硬是要他放下手里的牛鞭,安排他进县城工作,县城上班不到半年,他却又带头响应党的号召,国家暂时困难,重返山乡。后来,党章又伴他当公社民兵营长、大队农科队长、林场场长、养猪场长……伴党章的“先进”、“模范”和纪念品越来越多了,那红花荷包也都收藏不下来了,可修改后的新党章袖珍版他总是要收藏一本……父亲只跟随共产党在部队里认得几个字,一本党章也是读不通的,但他时时记得在火线上面对党旗举起右手喊出党章上的那几句话:“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判党。”我们做儿的一次向老人说起过可按政策为他申请落实恢复工籍、享受离休干部待遇,他却迟迟不答,脸上也看不出多少喜悦,只是摸摸那个荷包……想起了党章上那句“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誓言,又想起了牺牲的战友黄继光……他后来含着泪水安慰我们:“我老了,又不能工作了,也只不过是向党和政府伸手要待遇要钱嘛?我的许多战友连性命都早没了……我还有儿子……”后来,做儿子的也就不再敢在老人面前提及。
   我在公社机关里入党了,党旗下宣誓那天,我特地回到山冲里的父亲身边报喜,老人笑得嘿嘿嘿机关枪响亮,并从那个红花布荷包里掏出党章一页页翻开给我看,我却逞能掏出我发的新党章给他看,老人却还硬是要我看他的……那本布满血印、汗渍、毛了边角的……好像只有藏在他那荷包里的,才是党章的样……
  孙子在省委党校研究生班入党宣誓了,我在县城又马上给乡下的父亲打电话报喜,父亲这时已卧床难起,耳朵很背,我放机关枪样说几遍他才明白是这么件大喜事,一时间里,电话那边却再也放不出机关枪的声音了,只听得老人一字一字发出羸弱而咬准了的一句话:“你要教他认真学习党章!”
    这时,我们爷孙三个党员都不在一块,相隔数百里,但我知道,老人说完这话时肯定慎之又慎地在摸他塞在枕头里的荷包和那本党章了……
   今年三四月间,父亲几次差点离我们而去,电话催儿孙来到他身边时他又硬撑着睁大眼睛,好起来,嘴却说不出话,只有手能蠕动着……我见老人着急的样子,连忙贴着他的耳朵安慰他:我正在赶写重走长征路后的一本党建理论书稿……4月28日下午,我校完最后一遍并向北京发出了书稿,老人也支撑到当晚7点半……永远离开了我们。当时我在外发稿没来得及赶到老人身边,回来时,老人嘴好像想说话一样在微微张开,几个右手指也弯成翻书的样子……我热泪潮涌,这才意识到伴了老人一生的党章因早在重走长征路时就留在儿子的身上了。
   父亲于1921年10月出生,党的一大召开那年他来了,父亲于今年4月去世,党的十七大时他又走了,人生86度春秋,足有60个365天在信念守候着他那本党章,临终一刻也在支撑着,支撑着,不因自己而影响儿子为党工作,真真确确还在念着党旗下举起右手说的那句话: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父亲走了,张嘴想要说的话我们都知道。您安息吧!党的十七大在正在召开,新的党章又将马上发下来。虽然你珍藏的最后一本袖珍党章也是十三大修改后的党章,距今也有20年了,但你留下来本本上面的血印和汗渍以及刻录在上面机关枪般宣誓的声音……将永远让我们儿孙传承下来,让不断修改的新党章永远伴随您的老党章,让永远不会修改的那句话永远刻在党章和心坎上: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文化长征网-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 ( 湘ICP备05019033号

GMT+8, 2022-11-27 06:15 , Processed in 0.08455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