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文化长征网 首页 长征热题 查看内容

文化长征:开发价值学软件 助力中国梦实现(连载二)

2022-3-31 11: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3| 评论: 0

摘要: 文化长征:开发价值学软件 助力中国梦实现(连载二)第一章 物生价值转化的科学实验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精神已成为人类精神的最经典解读。长征之所以成为人类的一首壮丽史诗,长征精神之所以成为至高无上的人类精神, ...


文化长征:开发价值学软件 助力中国梦实现(连载二)


第一章 物生价值转化的科学实验

 

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精神已成为人类精神的最经典解读。长征之所以成为人类的一首壮丽史诗,长征精神之所以成为至高无上的人类精神,正是因为她成就在长征中所表现出来的物生价值科学转化上。

长征,是红军在特殊环境里实现价值革命充分内化的熔炉,她既是“炼狱”,也是“天堂”,她让人在生存环境最低极限、主体物生价值近乎零或为零时所爆发出不可想象的巨大人生价值创造力……长征,真正为后人打造了一所物生价值科学转化实验教学圆满成功的伟大的开放型大学校。

 

第一节 实现物生价值为零的最大转化

 我们已知物生价值有正、负、零价值之分,物生价值正价值可以直接转化为人生价值,物生价值零价值(无用价值)也可以直接转化为人生价值,可零的转化还是零,负价值转化还是负数。然而,我们这里所说的“物生价值为零”是指物生价值转化之后的主体物生价值结果所剩为“零”,即:“人的价值=物生价值+人生价值”公式中,这时的人的价值直接等于人生价值,因为这时人的物生价值已全部转化为人生价值。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英雄献身于革命、献身于人民,这是人的价值的一次最伟大的革命。

英雄的民族是由无数英雄创造的,民族呼唤英雄,英雄捍卫民族,捍卫人类,可歌可泣。我们不畏牺牲,可又不希望人们作无谓牺牲。人的生命是无价的,生命首先属于自己,首先属于自己物生价值的正价值,一当生命物生价值正价值全部转化为人生价值时,这时的生命才全部属于人民。生命物生价值有着无穷的创造力,即有创造人生价值的无穷力量,也有创造物生价值的无穷力量。因为人生观的不正确,这个生命物生价值的存在也会具有创造物生价值负价值的无穷能量。

我们怎么来实现生命物生价值的科学转化呢?这在正负对峙的战争环境里,更是一次鲜明的科学考量,也是一个最严肃的考题:正要压邪,面对邪恶的力量,生命一时的无法改造,邪恶人的物生价值负价值无法转化,它的存在一时将对人生价值造成无法估量的破坏性,我们也只有万不得已地选择结束其生命,强制其实现生命物生价值负价值为零。对充满正能量的生命,物生价值正价值却应最大限度地得以保护,就像雷锋所说的“要让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这就是人的生命的“物生价值为零”时----即人献身、牺牲、消灭、死亡的价值转化科学。

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有生命“物生价值为零”的时候,就看各人如何把握科学转化。红军在万里长征特殊环境里的“物生价值为零”科学转化表现得淋漓尽致。

长征湘江战役中,为了确保中央红军主力过江,负责阻击敌人的红34师拼到了最后一个人。师长陈树湘受伤昏过去被俘,敌人见是一位还活着的“大官”,便用担架抬着他要去向长官领赏,途中陈树湘在担架上醒来:红军主力已过江,阻击任务完成,34师的战友都牺牲了,师长不可以接受做俘虏的耻辱,决不可让敌人得逞,因为那怕生命后来尚存,万一受不了敌人折腾而做出违背良知的事,给革命造成负面效应难料?……于是,陈师长决定不留生命,只留清白和浩然正气在人间!……陈树湘毅然决然,在担架上悄悄用手指从肚子上的弹孔里把肚肠抓出来咬断,生命壮烈。一当敌人发现,也不得不面对英雄壮举饱含热泪,肃然起敬……这位29岁的红军师长,长征中正气断肠浩然壮举激励多少长征将士英勇向前!更激励一代代中华儿女,为正义献身的英雄气慨!

这就是陈树湘“物生价值为零”转化为人生价值无限的科学抉择,可歌可泣!

红军炊事班老班长,为了保证战士们途中不挨饿受冻,自己一担挑着铁锅、挑着粮食,眼看粮食奇缺,他为自己无法满足战友需求难过,他一路饿了宁可从自已身上穿的棉衣里边撕扯出棉恕充饥,也不忍心多吃一口自己挑着的粮食。夹金山上铁锅盖在雪地上不动了,老班长在雪山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战士们发现炊事班长是冻死饿死的,他身上的军用棉衣早被他掏空了啊……常言“再饿也饿不死火头军”,红军长征就非同凡响,宁可自己少吃,要让战士们多吃,宁可自己饿死冻死在雪山上,也要保战士们翻过大雪山。一位红军炊事班的老班长是这样的胸襟,把自己身上棉衣掏空的“胸襟”,要让年轻战士多吃上几口粮食去好好征战……都如此信仰的力量,日积月累支撑着大家,却倒下自己,才有了长征路上“火头军饿死”的炊事班长特有的“物生价值为零”伟大转化的人间佳话!

这是翻越夹金山大雪山的一位普通战士。再看一位翻越夹金山的红军干部,中央红军卫生部长彭龙伯,长征来到宝兴,准备去宝兴灵关镇灯草坪的一农户家里去召开关于红军翻越夹金山卫生保护工作会,中途只有4公里路,突然一架敌机从垭子口俯冲下来,接连投下几枚炸弹,一块弹片伤破了彭龙伯部长的胸腔主动脉,血往肚里流,他知道自己难救了,用手强按着伤口,不准身边的医护人员用药:“我已不行了,把药留给过雪山,别管我,马上去开会,保证红军安全过雪山……”彭龙伯牺牲了。这可是个红军的卫生部长呀,他不准医护人员在自己身上浪费一支药水,一心想着保红军安全过雪山……这位部长只是为后人多留下了一支药水吗?不,他作为红军卫生工作的创始人,最后一念强硬控制住常人“求生”的私欲,决不浪费一支药水,实现了“物生价值为零”时的最大值科学转化,红军卫生部长多留一针药水,换得中华医德世代留芳。

红军长征过腊子口受阻。悬崖上有敌碉堡火力控制,眼看过境红军一个个倒在敌人的炮火下……急需一位会攀崖爬树的红军战士从敌人的后山悄悄攀上去炸毁它。毛主席身边一位警卫战士主动报名:我在家放牛,会攀崖爬树,又是孤儿,没有牵挂,我来保证完成任务!没想到这位战士攀了上去,竟硬把炸药捆在身上,他最后用人肉炸弹摧毁了碉堡,让长征队伍滚滚向前……这位战士,连自己的姓名今天都没留下,他却选择了“物生价值为零”的转化壮举,促成了长征胜利、革命成功,孤儿没有亲人牵挂,却获得了日益幸福中的全国人民世代“牵挂”,他实现了冠名“云贵川”的人生价值若万里山河、万古长青。

谢子长、刘志丹、习仲勋创建的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支队有一支神出鬼没的红军少年先锋队,被当地百姓称为少年旋风队少先队长王有福,胖墩墩的,给地主当过小羊倌;赵玉杰,黑黑瘦瘦的,以前是个小乞丐,爱蹦爱跳,外号叫跳蚤。另外还有七石子、余免娃、王芽、小柱子……都是十几岁的穷孩子。他们跟随红军打土豪,分粮食,学文化,受教育,得到理想信仰的熏陶,成为宣传发动群众的先锋。193510月,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在直罗镇和陕北红15军团配合,打响了直罗镇战役。红军向白军猛扑,决心攻下直罗镇。白军以猛烈的火力阻挡红军前进,许多红军中弹牺牲。山梁上,12名红军少年先锋队看得真切,急得哭了。小队长小柱子见西北风刮得很猛,想出了好主意。他叫队员们准备了一些麦子土,用干粮袋和衣裳包着,绕过山头,居高临下,把细土面子向空中扬洒。西北风吹着尘土,像是雾团,吹向白军的机枪阵地,搞得白军睁不开眼,打不准枪。少先队员乘机冲入机枪阵地,一阵子手榴弹,打得白军机枪阵地大乱。红军趁机攻上了高地,拔了白军的机枪火力点。可是,战斗中,王芽、小柱子等12位少先队员被白军抓住了白军把12位小战士押送到师部审问,要小战士交出包围白军的有多少人。这些小战士,面对刑具临危惧,11个少先队员一齐和着小柱子的快板回答敌人: 同志们,齐步走,红彤彤的太阳在前头。少年先锋队真英勇,不怕受刑,不怕杀头,永远跟着共产党,向前走呵,向前走! ……”12个少先队员被推进刑讯室:鞭打、吊拷、钉指头……但没有一个人向白军暴露红军的机密。 最后,12位少先队员被敌人凶残地杀害了。人们把他们称为“十二小英雄直罗镇战役成为红军长征在陕北落脚的奠基礼,12小英雄也心甘情愿用自己还稚嫩的骨肉之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奠基了!他们小小年纪不懂得什么叫人生价值,更不懂得价值转化,只知道要为确保红军胜利,确保革命理想实现,献出生命比苟且偷生值,他们集体实现了自己物生价值的最大转化,为真理奋斗,创造了最大人生价值。

 

第二节 实现物生价值近乎零的科学转化

 

毛泽东主席长征进入贵州黎平和剑河县时,他政治上、军事上都还在受排挤,身患虐疾未愈,体弱只能坐单架。史料记载,他在进贵州黎平的第一村庄时救助两个贫困孩子;队伍在过剑河县柳川镇中都村时,因被地主逼租而出门乞讨的婆孙俩昏倒路边,毛主席不顾寒冬自己体弱患病,脱下身上的毛衣,还拿出自己单架上盖的毛毯,再送上几袋粮食给老大娘。大娘醒来长跪恩谢“活菩萨”,毛主席安慰道:我们是红军,红军是穷人的队伍,老人家一定等到我们革命成功,等到劳动人民翻身解放的那一天。被毛主席救活的孙子吴昌学今还在世,每当有人提起毛主席救他,他就幸福地流泪;一当听有人怨恨毛主席,他就咬牙切齿。试想,长征湘江战役之后中国革命处于最低潮,毛主席又在受排挤,他面对各方面的沉重打击不心恢意冷,信仰坚定,初心不改,使命在身。长征和其本人艰难到如此地步,他也身体力行亲民、爱民、护民,直到他走到人生的尽头,心里装的也只是人民大众,却没有他自己。一位开国元首,他卧室的床底下是修理工也无法修的拖鞋,衣架挂着的是76个补丁的睡衣,国家危难时他第一个把儿子送上战场,国家困难时期他坚持不吃肉患上了水肿……他不留财产给亲人,只留“三原则”传家宝:“恋亲不为亲绚私,念旧不为旧谋利,济亲不为亲撑腰”;革命时期蒋介石烧了他韶山的房屋还要挖他祖坟,解放蒋介石家乡奉化时,他亲写手令:严禁泄私愤损坏蒋介石家乡一草一木……

贺子珍是当时为瑞金中华苏维埃主席毛泽东的妻子,长征到达贵州盘县时,毛泽东前在遵义会上已恢复了中央政治局常委职务,并为率领红军长征的新“三人团”核心人物。可想,贺子珍当时正是苏维埃国家和红军的“第一夫人”。可长征到盘县,红军医护和伤病员队伍被敌机发现遭连番轰炸,危难时刻,这位“第一夫人”没想到自己,只想到保护红军伤病员立即转移,她强令团队隐蔽,自己勇敢地暴露、转移敌机轰炸目标,众伤病员得救,她的身上却终身裹带着十多块弹片痛苦折磨自己半生。这就是一位共产党的“第一夫人”在长征途中选择的生命物生价值科学转化的伟大革命!

周恩来作为开国总理、外交部长,他出国外交常带着一口高级皮箱,原来里面装的竟是他外交仪式之后穿的换洗衣物,多少回让大使馆馆长夫人一边洗总理衣服一边痛哭。总理为带头尊守自己制定的法律,他宁可终身不要子女;飞机危险时,他竟然把自己的降落伞让给了叶挺烈士的后代;为了节约耕地,他带头把自己的祖坟也平了造田;“文革”中为保护老干部,他叫红卫兵“从我身上踩过去”……

朱德同红四方面军三过草地。三过草地时,能够吃的野草全没有了,眼看红军饿得误食野草被毒死,连女军医尝野草也被毒死了。朱德下令不准任何人再尝野草,可他自己却悄悄尝了60多种野草啊,终于全军召开了野草展览会,保证了红军安全吃野草走过了死亡谷。史有“神农尝百草”,红军长征再传“总司令尝百草”的人间佳话……

因为要确保领导中国革命最后走向胜利、走向成功,长征和战争中,党在最大限度地保护革命领导人的生命安全,让他们的生命物生价值正价值能充分创造人生价值的最大值。共和国成立时,许许多多健在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成了如此“物生价值近乎零”科学转化的典范。

 

第三节 实现物生价值超度的风险转化

 

“少帅”张学良是蒋介石的亲信,他自然也成了蒋介石镇压中国革命的“帮凶”。他是东北王张作霖的儿子,称霸东北,花天酒地,物生价值超度,其中尤其是物生价值负价值超度,一度也成了人民心目中不共戴天的仇敌。但后来他面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放弃抗日,让日本铁蹄践踏东北,张学良父亲也被日本人杀害,家仇国恨,张学良、扬虎城发起“西安事变”,捉拿蒋介石逼其抗日,并联合共产党取得了“西安事变”成功,促成蒋介石第二次国共合作,逆转亡国局面,实现全面抗日。这正是张学良物生价值超度的一次风险转化,“西安事变”挽救了民族危亡,创造了伟大人生价值。后来,张学良、杨虎城都成了爱国将领、民族英雄,都成了中国人民的朋友。

某贪官在中纪委反腐的高压政策下,主动把受贿赃款赃物交给国家,实现物生价值负价值锐减,这虽然没有正价值转化为人生价值的伟大,但对其价值主体而言,负价值自觉消除或减少,也是一次价值转化,一次风险转化,一次价值革命。

某实业家,依靠合理合法劳动致富,用工无剥削,按当地标准工资支付劳动者报酬,扩大了就业门路,创造了人生价值;同时,企业合法创造了利润,自己增大了收益,收益并远远超过了自己生存生活所需。物生价值正价值超度部分,也可用来自己建别墅、买豪车,自己贪图享乐有了丰厚资本;也可用这超度部分建公益馆所、支持创办红军小学、捐助希望学校,或将已建设用于自己享乐的设施转为扶贫项目无偿分给实业务工的贫困职工家庭。这也可视为物生价值超度风险转化的典型案例。因为一当物生价值正价值超度,就可能成为价值主体提供滋生负价值的温床:贪图安逸、享乐,形成挥霍、浪费不良习气。

 

第四节 物生价值适度的完美转化

 

大实业家、大富翁比尔盖茨,他不留下一分钱给子孙,自己也过着普通市民的生活,把合法全部积蓄交慈善基金会。

四川宜宾樊建川,34岁辞去副市长职务下海干实业。他不留恋优越的“官场生活”,为办实业挣钱宁可同普通市民挤车站、打地铺,赚钱几十亿,上了中国富人榜,并把这些钱全用在了四川及各地建设抗日战争等的博物馆30多座。为民族多多留下记忆,让国人不忘历史,唤发人民爱国激情,他还留遗嘱:自己死后身上各有用器官捐给医院作研究或捐献给需要的病患者,且剥下身上的皮来作鼓皮,由来博物馆所有参观人的敲打,让不忘使命、振兴中华的钟鼓长鸣。以确保自己物生价值的最大完美转化。

原央视“实话实说”栏目著名主持人崔永元,纪念长征70周年时组团开展“我的长征”重走红军长征路活动。后来因“实话实说”栏目难说实话,他辞去了央视这个“金子”平台,放弃了央视主持人优越的生活,走入普通市民行列,为民安康反“转基因”产品四处奔走呐喊,自费去国外调研取证,耗巨资外还为自己带来生命风险。有转基因产品企业愿送他两亿“封口金”,让他买别墅享安逸被拒。他今又对众明星偷税漏税“实话实说”。自己安贫守道,借他央视品牌影响力,甘作民间侠肝义胆,为百姓代言,为党和国家驱邪除恶,充分实现其价值完美转化。(未完待续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文化长征网-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 ( 湘ICP备05019033号

GMT+8, 2022-7-2 06:25 , Processed in 0.08135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